从世纪星文学社走出来的新闻记者————淮南师范学院教育系2002届毕业生刘凤华

发布者:jyxyadmin发布时间:2017-04-26浏览次数:151

 

【个人简历】刘凤华,笔名晓风,男,汉族,1981年11月生,安庆枞阳人。中共党员。淮南师范学院2002届教育系初等教育专业毕业。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散文家协会副秘书长,安徽省青年法律工作者协会副秘书长,合肥市青联委员。出版有诗集《聆听青春的涛声》、长篇小说《大学.com》。主编《新桐城派文汇》丛书、《2008文化皖军新势力》丛书、主编散文集《诗意的红烛——安徽教师散文百家》。获全国及省级新闻奖二十余次,省委宣传部新闻战线大练兵二等奖,获得安徽省十佳青年新闻工作者称号。致力于青少年问题研究和创作,新作《我的青春我做主——当代中学生面面观》筹备出版中。

现任安徽青年报社社长助理,安徽省今日教育集团副总裁。

 

从世纪星文学社走出来的新闻记者

————淮南师范学院教育系2002届毕业生刘凤华

 

记得2002年离开母校的时候,我在《新安晚报》上写了这样一篇文章,《毕业季节,骑着驴儿去找马》,文中大致是自己找工作的一些感悟、对毕业季节的伤感和对母校的思念,很多读者特别是大学同窗看到文章后,都身同感受。回想在母校的三年,每一个日夜都那样让人难忘。在我自己出版的长篇小说《大学.com》的后记里,我写过这样一段话:……就这样,六双臭袜子一起走过了三年的人生道路,这些道路到今天还在不断的延伸,我们各自寻找着前进的方向,但不管它们将来走到任何地方,在身后,都有这么一段,让我们怀恋,感激,温暖。它们交叉着,重叠着,上面深深地烙着我们一起走过的脚印。可以这样说,是真诚的怀恋造就了这本书。……我对我的母校淮南师范学院是尊敬的,热爱的,也是怀恋的,她给了我舞台,让我实现自己的梦想。

毕业十年了,对于母校,我永远是以仰望的姿态眺望。

一、大学期间——母校给了我锻炼的舞台

1999年的那个夏天,我是怀着非常复杂的心情走进淮南师范学院的。高考发挥失常,志愿填报越轨,离重点大学分数线只差三分的我,成为了淮南师范学院的一名大专生。那段时间我没有与任何高中同学联系,心里总是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和悲愤。

说实话,大一期间,我是沉闷并颓废的。

有一天,曹芝兵老师找到我,和我说了一番话:……你再这样抱怨下去,生活会废了你的。忘记过去的一切,从零开始。世界上没有垃圾,只有放错了地方的金子。如果你有足够的自信说你很优秀,请用现在和未来的实际来证明自己。

一语惊醒梦中人。

可以这样说,因为入学分数全校第一的缘故,我比其他同学受到更多的学校的优待,学校也给了我更多的平台去锻炼去发展。我组建世纪星文学社,并邀请了梁小斌等全国知名的诗人作家来文学社讲课,文学社创办了自己的报纸和网站,积极对外联系并获得了“全国50佳校园文学社团”的称号。2000年,受邀参加安徽省文联全国诗人笔会,是受邀的23名诗人中唯一的一名大学生。学习上,我连续几年获得了一等奖学金并在大二出版了个人的第一部诗集《聆听青春的涛声》(中国文联出版社),大三的时候,我获得了学生生涯非常重要的两个表彰:安徽省大学生社会实践先进个人、安徽省优秀学生干部。

2002年7月大学毕业,我于4月正式成为一名《安徽青年报》的记者。

二、工作——大学的教育让我受益终生

上班后,我清醒地认识到,我不是一名科班出生的记者,必须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才能在工作上取得成绩。

工作以后,我与母校的很多老师保持着联系,当遇到困惑或者困难的时候,恩师们总是给我细致的指导和解答,让我在人生的路上更好地前行。

精心写好每一篇新闻稿件,热情回答每一位读者的问题,认真编辑每一期报纸,认真做好每一次活动。可以这样说,虽然不是科班新闻系出身,大学期间在文学社的锻炼让我在很多方面不比科班出生的弱。从一名普通的记者成长为社长助理并获得安徽省十佳青年新闻工作者的表彰,我真的非常感谢大学期间受到的良好的教育。我是《安徽青年报》第一个母校的毕业生,在我之后,报社连用了6个母校的毕业生,现在都是报社的骨干力量。我在任《学生周刊》编辑部主任的时候,编辑部4个人都是母校的毕业生,报社韩阳社长还意味深长地说:报社真的有必要给淮南师范学院发一个牌子,牌子的名字就叫《安徽青年报》人才输出基地。作为一名淮南师范学院的毕业生,我由衷地为母校感到骄傲。

工作期间,我坚持文学创作,于2006年出版了个人的首部长篇小说《大学.COM》并到市场的热捧,同年被新浪网等媒体评为“2006年度华语写作十大80后作家”。主编《新桐城派文汇》丛书(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10卷本)、《2008文化皖军新势力》丛书(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10卷本)。2011年主编出版散文集《诗意的红烛——安徽教师散文百家》(中国文联出版社),该书指定为安徽省教育厅的礼品书。

三、未来——做一个起码对得起自己的人

记得2006年的时候,《安徽商报》记者采访我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从一名来自农村的毛头小子成长为《安徽青年报学生周刊的主编》,中间这段漫长的奋斗过程,你想怎样描述?我是这样回答的:描述起来应该是这样,什么阶段做什么事,不管做什么都要尽全力去把它做好,在农村读书的时候,做农活做怕了,所以选择了好好读书,书读出来就上班了。其实人生就是一条生产线,从原材料到成品到投放市场,艘是机械化流水作业,这条生产线上的 我们,不要太起伏,但要有目标,再有点自己的个性和爱好就行了。

我想对于未来,还是这样,要做一个起码对得起自己的人,既然自己不是垃圾,就努力成为一块金子吧。

感谢母校的培养。